第三节 童话和寓言的阅读指导

  关于童话和寓言各自的文体特征以及两者的联系和区别,我们已经做了介绍。在实际阅读中,我们除了能够依据所学的理论要点辨识出具体作品的文体归属外,还应该从细部人手,摸索出阅读、鉴赏童话和寓言作品的基本思路。
一、童话阅读指导
(一)把握童话类型
   童话有传统童话和现代童话之分。这两种童话类型在叙事主题和模式上的不同,造成了艺术效果的差异。因此首先应该明确所读的作品是属于传统童话还是现代童话。当然,传统童话并不仅仅指民间口耳相传的童话作品,它既包括作家搜集整理的民间童话作品,也包括现代作家创作的一部分童话作品,比如安徒生的《大克劳斯和小克劳斯》、《打火匣》、《白雪皇后》、《野天鹅》、《笨汉汉斯》等。当代美国作家辛格创作的关于海乌姆愚人村居民的故事,以及德国普雷斯勒创作的《咱们的傻瓜城》,也属于传统童话的范围。一般来说,传统童话在叙述结构上总是呈线性展开,在故事情节上采用三段式,比如英国传统民间童话《三只小猪》,讲述三只小猪和狼之间类似的遭遇与不同的命运,其重复性基础上的变化符合儿童的阅读习惯,富有民间趣味。所以,引导儿童阅读传统童话,应十分注重故事情节的把握,我们可以借此训练孩子的童话复述能力,并在这个过程中体会传统童话的叙事特点。
(二)感受童话意境
   传统童话的空间维度是单向的,也就是说,传统童话中的人物和事件出现在同一个世界,主要是远离现实的想像世界,如《穿靴子的猫》、《青蛙_乇子》、《睡美人》等,也可能是虚拟的现实世界,如《蓝胡子》、《聪明的格蕾特》、《老头子做事总是对的》等。像这样的童话作品的意境比较清晰,给人一种明朗的节奏感,充满传统的童话意蕴。而现代童话中的时空意识却是多维的,它不仅在第一空间之外延伸出第二空间,并且通过巧妙的手段,在这两个不同的空间维度问建立起和谐的联结关系。也就是说,现代童话尤其是小说童话可以使现实和想像共存于同一个文本世界,而且能够自由穿梭亲密来往。一个隐秘的9 3/4站台(《哈利·波特》)、一本奇特的书(《讲不完的故事》)、一个午夜的花园(《汤姆的午夜花园》)、一张摇动的椅子(《两个小意达》),这一系列神奇或平常的意象,都可以成为沟通现实和想像两个不同世界的桥梁,制造出独特而令人回味的童话境界。异彩纷呈的现代童话在建构童话意境时可谓是各显神通,体现了作家创造性的想像力和个性化的表现力。因此,面对现代童话,在学生被故事情节所吸引的同时,教师还应指导其思考诸如作品是如何处理现实和想像世界的关系的?通过怎样的叙述方式展开故事情节?在童话角色塑造上体现了怎样的创意等问题,以引导学生积极思考,挖掘童话作品更广更深的艺术内涵。
(三)体味艺术特色
   童话是儿童文学中最富有想像力的一种文体,因此它所呈现的艺术风格是丰富多样的,有的温婉抒情,有的热闹荒诞,还有的充满哲思。在阅读和鉴赏童话作品时,指导学生学会品味文本的艺术风格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可以先从整体的环境着手,引导学生感受作品所洋溢的情绪氛围——比如安徒生的《海的女儿》通过美人鱼的命运描述,带给我们充满悲剧色彩却又崇高深邃的情感冲击,弥漫着浓郁的诗情和忧郁之美;林格伦的《长袜子皮皮》通过塑造衣着邋遢、行为不羁的“皮皮”形象,在一系列幽默有趣的热闹事件中反映儿童对健康、自由的向往,洋溢着快乐的游戏精神;而怀特的《夏洛的网》则通过蜘蛛夏洛为帮助小猪威伯精力耗尽而死去的感人故事,散发出真诚、恳挚的人性光辉,给人以极大的震撼。然后我们可以引导学生从艺术手段的具体运用来考察作品的艺术特色,使他们明白拟人、夸张、颠倒、象征等作为童话常用的表现手法,在每一个特殊的文本中的采用都是不同的,最终它所产生的艺术效果也必定不同。最后我们还可以就作品留给读者最深刻的印象人手,引导学生抓住所读作品的艺术特色。例如阅读科洛迪的《木偶奇遇记》,学生不会忘记那个一撒谎鼻子就变长的木偶匹诺曹,而阅读《彼得.潘》,学生会铭记那个充满幻想色彩的童年和永不消失的永无岛;读《敏豪生奇游记》,学生会对那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奇迹般的荒诞历险牢记于心,而读《柳林风声》,其细腻优雅的文笔以及其间充溢的清新、温暖的诗情又会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不管是形象还是意境,无论是情节还是情调,都可以成为一部经典童话作品的永不消退的魅力所在。指导学生阅读童话作品时,提示他们注意到这一点,可望帮助他们学会提炼具体文本的艺术精华。

二、寓言阅读指导
   寓言在小学语文教学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所以教师对于这一文体的准确把握显得十分重要。

  1. 解读故事

  寓言的寓意是以故事为外壳的,故事情节的有趣是吸引儿童阅读寓言的重要因素,因为孩子小喜欢枯燥的说教。所以,我们应该注重故事的分析解读,主要看作品的故事叙述是甭精彩,它和寓意的传达是否能结合得巧妙自然、不露痕迹。
   有趣有味的寓言故事深受孩子喜爱,这些寓言故事的文本形式往往与童话十分相似,可以说是简短的童话,比如严文井的《会摇尾巴的狼》、金江的《乌鸦兄弟》、列夫·托尔斯泰的《太阳和风》等。引导孩子阅读寓言,尽管最终的目的是体会教训和经验,但还是应该将故事的趣味性放在第一步,只有当孩子对寓言作品产生浓厚的阅读兴趣,才可能使作品蕴含的人生道理潜移默化为他们的思想。因此,教师帮助学生选择课外阅读的寓言作品时,一定要讲求趣味性。如拉.封丹的寓言诗《青蛙想长得和牛一样大》就写得十分活泼有趣,青蛙羡慕公牛身材气派,想要在身材魁梧方面和他比高低,于是一直鼓气直至胀破了肚皮。青蛙这种滑稽可笑的行为所影射的是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打肿脸充胖子、盲目攀比的现象,可谓一针见血。
(二)概括寓意
   寓言的艺术功能是传达经验和教训。教师在指导儿童阅读寓言作品时,应帮助和引导他们概括出作品所要传达的寓意,明确这一寓意所指向的对象,以及它对生活实践所具有的指导意义。我们可以《守株待兔》为例,这则中国古代寓苦所要表达的寓意足因循守旧的愚蠢想法只能消磨人的主动创造精神,它所讽刺的对象是那些把偶然性当成必然性的懒汉。儿童一定明白,宋国伙民遇见兔子撞死在树桩上的机会只是碰巧,整天抱膝静等在大树下希望再拾到几只撞死的兔子的行为,无疑就像是等天上掉馅饼一样可笑。但教师不能仅仅停留在故事的表层进行解读,而是应该与现实相联系,将单一的寓意扩展至生活的普遍现象,引导学生挖掘更为深沉的意蕴,让他们明白日常生活中这类投机取巧的做法比比皆是,这样对儿童的教育启迪才更有效。
最后,阅读寓言时还应仔细品味语言形式上的简洁性和概括性。